揭秘马斯克秘密基金会 重点资助AI研究/人类空间探索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9-01-28 19:42

[摘要]纽约大学国家慈善与法律中心主任哈维·戴尔说,马斯克的慈善决定对亿万富翁的私人基金会来说并不是特别罕见。他解释说,许多富人资助他们孩子的学校,并支持他们自己的慈善事业和倡议。

特斯拉公司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曾公开宣扬自己的慈善活动

腾讯科技讯 1月28日消息,据外媒报道,与特斯拉公司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的许多争议性推文相比,其私人慈善基金会的整个网站介绍似乎更短。这家网站上写道:“马斯克基金会的赠款用于支持可再生能源研究和宣传、人类空间探索研究和宣传、儿科研究以及科学和工程教育。”

英国《卫报》获得的文件,揭示了这家基金会是如何将其稍显模糊的使命声明付诸实践的。这些文件表明,该组织的许多捐款远远超出了其描述的范围。许多人受益于这位亿万富翁的个人主动行动,该基金会为人工智能(AI)研究提供的资金,超过了它所支持的任何更传统的慈善机构。

和已经取得的许多其他成就一样,马斯克公开宣传他的慈善活动,无论是在弗林特(Flint)水危机期间,还是在国际社会努力营救被困在泰国洞穴中的年轻足球队时。马斯克亲自为多项慈善事业和组织捐款,包括向塞拉俱乐部(Sierra Club)和XPrize基金会提供数百万美元的捐款,并向奥巴马基金会提供100万美元赠款。但马斯克的大部分慈善捐赠都是通过其私人基金会进行的,他为该基金会提供了全部资金。

针对马斯克基金会2001年成立至2017年年中向美国国税局(IRS)提交的文件进行分析显示,该机构在15年的运营中支付了逾5400万美元捐款,其中三分之一以上直接捐赠给了160个慈善机构。大多数记录在案的捐款数额仅为数千美元,许多捐赠流向了环境、教育、医疗和空间宣传等慈善组织。

然而,其他善款则被捐给离家较近的地方,获得捐款的组织包括马斯克孩子们就读的学校、他弟弟管理的慈善机构、一个抗议组织(马斯克去SpaceX的路上遇到交通堵塞),甚至还有马斯克最喜欢的艺术节“火人节”(Burning Man)上的一个艺术项目。

在内华达州的黑岩沙漠,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最喜欢火人节(Burning Man)上,这个模型被大火吞没

捐赠誓言

2012年,马斯克与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等亿万富翁共同签署了“捐赠誓言”(The Giving Pledge),即世界上最富有的个人承诺,在他们有生之年或在他们去世后,会捐赠他们的大部分财富。马斯克控制着特斯拉(Tesla)、SpaceX和The Boring Company,净资产估计为220亿美元,但他几乎所有的财富都被自己的公司束缚住了。

马斯克早在十多年前就开始组织他的慈善捐赠活动。2001年,马斯克与他的弟弟金巴尔(Kimbal)共同创立了马斯克基金会,金巴尔将担任该组织的干事和财务主管。第二年,在eBay收购了马斯克感兴趣的支付公司PayPal后不久,马斯克向该基金会赠送了第一份大礼。马斯克为该组织提供3万股eBay股票,价值210万美元。

在哥哥马斯克的帮助下,金巴尔创建科罗拉多州慈善机构Kitchen Community

早期的时候,马斯克基金会向马斯克在南非和美国的母校、其他教育慈善机构、太空协会和儿童医院(如西雅图儿童医院和洛杉矶儿童医院)提供了小额捐款。在2007年到2014年间,马斯克增加了310万美元现金充实该基金会的金库。随着捐赠名单越来越长,开始出现更多与马斯克自己的家庭和利益有联系的组织。

马斯克基金会资助光伏系统,帮助受2010年“深水地平线”号(Deepwater Horizon)灾难和2011年福岛地震影响的社区。马斯克的太阳能公司Solar City参与了这两个项目的安装。

同样在2010年,马斯克基金会斥资18.3万美元帮助成立了Kitchen Community,这是个总部位于科罗拉多州的慈善机构,由金巴尔负责)领导,该基金会利用服务不足地区的“学习花园”来帮助儿童种植和准备新鲜食物。Kitchen Community现在被称Big Green,自成立以来已经筹集了4700万美元资金。在随后的四年里,它总共从马斯克基金会获得了近50万美元捐赠,这是该基金会当时最大的直接捐赠之一。

作为该项目的执行董事和主席,金巴尔在2010年至2016年期间收到了Big Green司近8.5万美元的酬劳。该组织最初没有回应置评请求。至这篇文章发表后,该慈善机构发言人说,金巴尔亲自向Big Green捐赠了13万美元。这位发言人补充说,主要由金巴尔拥有的餐厅组成的Kitchen Restaurant Group也向该组织捐赠了数十万美元。

2011至2013年间,马斯克基金会还向洛杉矶米尔曼天才儿童学校捐赠了两笔5万美元善款,当时马斯克的儿子们正在就读这所学校。马斯克后来开办了自己的非营利性学校Ad Astra,它位于美国加州霍桑的SpaceX总部,他的孩子们现在那里上学。

2012年,也就是马斯克签署“捐赠誓言”的那一年,马斯克基金会扩大了视野,并向摇滚名人堂(Rock and Roll Hall of Fame)、洛杉矶警察基金会和为纽约电影、电视以及数字媒体行业的专业女性服务的非营利组织捐款。

此外,马斯克基金会还向一家名为Angelenos Against Gridlock的小团体支付了三笔25000美元的款项。该组织正在游说改善超级拥挤的405号州际公路,马斯克经常使用这条公路从他位于Bel-Air的家前往SpaceX公司。Angelenos Against Gridlock现在已经停止运营,马斯克已经将注意力转向了建造隧道,以便在城市交通地下迅速启用特斯拉电动汽车。

2018年12月18日,特斯拉公司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正式开放了霍桑隧道

2012年的高潮可能是向多学科迷幻研究协会(Multidisciplinary Association for Psychedelic Studies)捐赠了1万美元。后者是个非营利组织,正在开发使用大麻和MDMA的医疗疗法。此外,马斯克还资助了Temple of Whollyness,这是一座大型木制艺术建筑,在2013年内华达州“火人节”(Burning Man)的高潮中化为灰烬。

对抗AI恶魔

到2015年年中,马斯克基金会的资金已降至只剩下6万美元。次年5月,马斯克捐赠了120万股特斯拉汽车公司股票,当时价值近2.55亿美元。大量资金的涌入带来了自身问题。税收规则规定,私人基金会每年必须捐出其5%的资产。马斯克基金会突然不得不为数百万美元找到捐赠对象。马斯克转向了他的激情所在,以及向其在硅谷的人脉求助。

长期以来,马斯克一直担心超越人类的邪恶AI出现,并把这比作“召唤恶魔”。2015年,马斯克承诺向名为OpenAI的研究公司提供10亿美元资金,该公司将以“最有可能造福全人类的方式”开发更安全的AI。麻省理工学院(MIT)教授马克斯·特马克(Max Tegmark)表示:“马斯克的慈善捐赠启动了AI的安全研究,将其转变为充满活力和可敬的研究领域。”特马克本人从马斯克那里获得了900万美元支持,用于未来生命研究所(Future Of Life Institute)的研究。

但在2016年,美国国税局(IRS)仍在审核OpenAI的非营利地位,使该组织无法接受慈善捐款。相反,马斯克基金会向另一家年轻的慈善机构YC.org捐赠了1000万美元资金。该慈善机构没有网站或社交媒体账户,但其宣称的目标是“向试图解决世界问题的其他501(C)3项倡议和活动提供赠款”。

文件显示,这家组织由OpenAI主管、Y Combinator总裁山姆·奥尔特曼(Sam Altman)管理。Y Combinator是一家硅谷创业加速器,帮助启动了数百家科技初创企业,包括Airbnb、Cruise Automation和Dropbox。奥尔特曼也是OpenAI的董事。

硅谷创业加速器Y Combinator的总裁山姆·奥尔特曼(Sam Altman)

当年晚些时候,马斯克基金会向OpenAI捐赠了1000万美元,占了YC.org收入的大部分。OpenAI的税务文件显示,该公司的顶级研究员就在2016年获得了190万美元的报酬。虽然这依然难与顶尖的AI研究人员相媲美,但这比马斯克基金会在其运作的头八年里拨给所有其他慈善事业的资金总和还要多。

同样在2016年,马斯克基金会支付了迄今最大的一笔款项,向Vanguard Charitable捐赠了3780万美元。这是个捐助者建议基金,即可享受更大税收优惠的捐赠工具,它代表多个客户持有资金,并在特定时间内进行捐赠。这种类型结构使得公众很难分辨出哪位客户在捐赠,这对那些不愿公开露面的人来说非常合适。

马斯克基金会的发言人表示,虽然保密并不是马斯克使用捐赠者建议基金的动机,但他确实相信真正的慈善活动大部分是匿名进行的。

有些迹象表明,马斯克基金会可能会回归基层捐赠。去年夏天,马斯克在推特上表示,他将帮助解决密歇根州弗林特的公共卫生危机。该基金会称,已向该市的慈善事业捐赠了价值逾100万美元的水过滤设备和笔记本电脑。但是,如果马斯克继续使用Vanguard Charitable,这将使他本已保密的基金会在未来几年变得更加不透明。

符合法律规定

文件显示,埃隆和金巴尔都没有接受过对他们在基金会工作的任何补偿,也没有任何其他受薪工作人员在该组织工作。

纽约大学国家慈善与法律中心主任哈维·戴尔(HarveyDale)说,马斯克的慈善决定对亿万富翁的私人基金会来说并不是特别罕见。他解释说,许多富人资助他们孩子的学校,并支持他们自己的慈善事业和倡议。

即使是基金会把钱给了Big Green,后者又反过来向金巴尔支付报酬,这可能也不是问题。马斯克基金会指出,马斯克没有参与Big Green,也不知道向金巴尔支付了任何款项。该机构还指出,在基金会了解到这些付款信息后即告终止。

戴尔指出,这并不违反法律。他解释称:“由于金巴尔在慈善机构的工资相对较低,而且慈善机构还有很多其他资源,你可能会得出结论,基金会的捐款不会为他带来任何特殊利益。”

周三,马斯克基金会在其网站上添加了声明,表示将继续支持“开发安全的AI以造福人类”。 (腾讯科技审校/金鹿)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